站点地图
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新闻 >
电子合同真就放心吗?听听天威诚信怎么说
2020-07-01 16:38

北京青年报记者王浩雄                                                                                                      天威诚信董事长陈韶光

 

近期,天威诚信董事长陈韶光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王浩雄的采访,就疫情期间电子合同的快速发展及合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以下为记者撰文
 
电子合同真就放心吗?听龙头企业和法官聊一聊

文/王浩雄

受疫情影响,一些中小企业挣扎求生,公司之间贸易往来不方便见面,更多使用电子合同签订买卖合同;一些企业与员工无法按时签订或续签劳动合同,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大多改为通过电子邮件或其他电子数据等方式进行确认,签订电子劳动合同;甚至住建部都开始鼓励使用房屋交易电子合同……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进步,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互联网商业形式不断浮现,成为现代商业中的重要一部分。在商业中合同必不可少,电子商务的崛起极大的推动了电子合同的产生与发展。

早在此次新冠疫情爆发前,电子合同以其传输方便、环保节约等特点得以广泛的推广使用,国家也出台了相应的法律法规,如《电子签名法》等。随着此次疫情的发展,电子合同又一次进入到大众视野。

在不能随意外出的2020年新冠疫情时期,会不会成就了电子合同相关行业?

北京天威诚信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天威诚信”)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签名法》,由工业和信息化部许可设立的电子认证服务机构,主要面向各类网络应用提供身份认证、行为认证,并对数据电文按照电子证据审查要求进行核验固化。

目前,该公司已与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京东、联想等企业建立合作关系,为近10亿用户提供电子认证服务(CA认证),服务范围覆盖政务、银行、证券、保险、司法、招投标、互联网金融等领域。

根据天威诚信公布的数据显示,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天威诚信仅一月份,就已累计提供电子签约服务2600多万次、签署电子合同2400多万份、签发数字证书接近3亿张。

 

疫情期间 电子合同使用率大幅增加

天威诚信董事长陈韶光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具体来说,电子合同是双方或多方当事人之间通过电子信息网络以电子的形式达成的设立、变更、终止财产性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根据《电子签名法》相关规定,使用可靠的电子签名签署的电子合同具备与手写签字或盖章的纸质合同同等的法律有效性。

“但并不是所有企业都有能力开展电子合同、电子认证业务。电子认证行业是国家监管的一个行业,并不是随便的企业行为,电子认证服务机构要接受工业和信息化部及国家密码管理局的双重监控。”陈韶光告诉记者,从专业角度讲,电子认证是通过某种方式对参与某项行为的主体进行认证,包括其身份、行为、结果等。

陈韶光介绍,传统的纸质合同,双方预约见面需要时间成本,还有归档、储存、物流和打印等成本,多维度的成本在日常经营中很容易积土成山。

以北京市场调查为例,目前传统纸质合同签署成本每份约在28元左右。

往往越大的零售企业,在使用传统纸质合同时成本越高。“互联网电商平台的兴起,让很多物品的价格透明化,在同样的价格面前,想要盈利更大化就要学会压缩成本。”陈韶光说。“疫情期间,很多企业基本是零盈利,越是这样的特殊时期,企业越是需要学会节约成本。”

其次,电子合同打破了合同的时空限制,对于线上平台特别是业务面向用户企业签约时效快,提升运营成效,同时电子合同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企业规范的审批及签署流程,帮助企业流程更进一步标准化,电子合同线上维护,能够对历史签约情况快速定位,方便多维度的电子合同内容统计。

最后,就要从安全性说起。

陈韶光说,疫情期间,很多“线上”不法分子也开始活跃起来,利用企业急需复工和百姓急需工作的心态实施诈骗,使用正规的电子合同可以降低风险。

传统纸质合同由于签约对方身份认证不便,存在代签和冒签的可能,当出现这种问题,极容易造成双方出现纠纷或者单方面抵赖,也存在不便保存的情况。

虽然电子合同的应用已经日益完善,但市面上仍活动着一些“上个时代的残党”,在这些应用传统电子合同的小型平台,电子合同都是由平台自动生成的,保存在自有平台,没有在第三方托管备案,无CA(电子签名)认证、无时间戳、无数字签名,更没有防篡改技术,随时可以更改,存在各类风险随时爆发的可能性。

现在经过CA认证的电子合同都能够严格标准化,有国家权威机构数据源保证用户真实身份;通过证书+数字签名+时间戳的方式保证数据安全可信。

解决合同代签、冒签问题,同时通过数字证书、时间戳等技术保障意愿以及签署内容真实。“经过CA认证的电子合同,甚至省去了传统纸质合同的公证环节。”陈韶光说。

根据2020年5月1日开始施行的新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规定,除有相反证据,电子数据由记录和保存电子数据的中立第三方平台提供或者确认的,人民法院可以确认其真实性。

通过这些第三方机构规范和严谨的存证/取证报告,可以为法官提供清晰、准确地判别电子数据证明力的评判标准。


除了“线上售房”找工作也可签电子劳动合同

应对疫情挑战,众多房企、房产交易服务平台将目光转到线上,通过电子签名技术帮助消费者实现房产线上交易、线上贷款。有业内人士将2020年称为线上售房“元年”,认为此举将成为房地产销售转战线上的开端。

2020年4月13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正式发布《关于提升房屋网签备案效能的意见》,意见明确指出,推进“互联网+网签“,鼓励使用房屋交易电子合同,利用大数据、人脸识别、电子签名、区块链等技术,实现房屋网签备案掌上办理、不见面办理。

据了解,目前已有多家等知名房产企业推动房地产行业业务快速线上化,寻求电子签约平台服务。

“电子合同越来越普及化、生活化,不再是企业的‘特权’,逐渐变成了一种不可逆的形式。”陈韶光告诉记者,不动产对于民生来讲是最为重大的资产,房地产的交易都能进行在线交易,就一定意味着电子认证和电子合同的保障体系是完备的。

她说,理想状态下,电子合同的规范化,同样有助于司法裁定工作,类似情况下的合同纠纷,可以通过计算机进行批量处理,在诉前解决纠纷。

除了房地产行业外,疫情期间,众多企业也开始在网上与员工续签“劳动合同”。

据了解,2020年3月4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今年印发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订立电子劳动合同有关问题的函》。文件明确,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以采用电子形式订立书面劳动合同。

陈韶光说,对于劳动合同电子化一直是存在争议的。其中一方认为劳动合同是一种具有较强身份属性的合同,应该属于身份类别的法律行为,而在《电子签名法》中是将身份属性排外的,比如婚姻、继承等等。

因为早期电子认证数据不能完全实现互联互通,不能从监管角度提供强有力保障,这么多年的信息化建设,互联网信息逐渐完备,“就像在一家银行开通了账户,你的信用记录会成为所有银行的信用记录一样,如今的大数据足以支撑到风险全可控程度。”陈韶光说。

而根据通知,采用电子形式订立劳动合同,应当使用符合电子签名法等法律法规规定的可视为书面形式的数据电文和可靠的电子签名。用人单位应保证电子劳动合同的生成、传递、储存等满足电子签名法等法律法规规定的要求,确保其完整、准确、不被篡改。

符合劳动合同法规定和上述要求的电子劳动合同一经订立即具有法律效力,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应当按照电子劳动合同的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


法官:CA认证能给企业带来强有力的保障

北京互联网法院伊然法官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电子合同的广泛应用,严格上来讲,是基于公众对电子合同的了解和认知不断深入所形成的。如今的电子合同,完全可以替代传统的纸质合同。

他说,很多人认为,通过手机签字就是电子签名了,实则不然,这类的签字只是电子签名的一种表现形式之一,其实通过笔迹鉴定根本鉴定不出来的。每个人的笔迹都会跟随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发生变化,电子签字不同于纸上签字,不能通过吃墨程度和力道去分辨。伊然说,就曾经有人为了规避风险、债务和责任,会练就左手签名的本事。

而电子签名和CA认证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这方面的风险,CA中心为每个使用公开密钥的用户发放一个数字证书,数字证书的作用是证明证书中列出的用户合法拥有证书中列出的公开密钥。CA机构的数字签名使得攻击者不能伪造和篡改证书。在SET交易中,CA不仅对持卡人、商户发放证书,还要对获款的银行、网关发放证书。

CA是证书的签发机构,它是PKI的核心。CA是负责签发证书、认证证书、管理已颁发证书的机关。它要制定政策和具体步骤来验证、识别用户身份,并对用户证书进行签名,以确保证书持有者的身份和公钥的拥有权。

他说,在有CA认证的情况下,如果当事人提交不出来CA认证丢失或者其他证据,法官很快就能认定,“这个合同就是他签的”。但实际情况上来说,很少有人去说“这不是我签的”。引入了电子签名之后,鉴定签字真伪的顾虑基本是打消了。

法官说,虽然一般情况下,有一份CA认证,意味着花比纸质合同还少量的成本,给一份几十万、几百万的交易增加更多了一层安全保障,但也要承担电子签名制作数据失密的风险,一旦发生这种情况,要及时告知有关各方,并终止使用该电子签名制作数据,以免发生不必要损失。

法官提醒,在合同实际签订过程中,双方都在使用第三方网站认证情况下,签署合同,虽然比传统合同更易形成证据链,网上留下的链接、记录、登录信息等等,都会被记录下来,可以作为签署合同留下的旁证,但合同签订方遇到纠纷,也一定要注意尽可能保存自己手中能收集到的材料。

法官说,“对于企业管理来说,CA认证其实更多是用来配合行政监管的同时,从企业自身监管、管理成本、规避风险角度提供保障和支持。能在公司管理中提供一套强有力的保险体系。”

以劳动合同为例,CA 认证对于企业来讲,有着重大的意义。劳动合同管理成本更低,不用因为档案管理问题承担损失和责任,同时在规避劳动争议的风险效果更好。

按照劳动合同法,即便不签合同,双方劳动关系也是要确认的,企业有了CA认证,就不用担心出现劳动者不签劳动合同,以获取双倍工资这类“职场碰瓷”行为,或是因为存在篡改劳动合同,出现公司与劳动者手中合同不一致,引发纠纷的问题。

“有时真的会出现人事部门管理不当,导致一批劳动者的劳动合同丢失的情况。这样企业要担负的责任和损失,远远大于使用电子合同和CA认证的成本。”他说。对于企业来说,使用电子合同,在缴纳社保等环节上,人社局可能直接调取电子合同,就能够直接使用,不再需要企业人事部门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经历进行整理和报备。

 

“疫情推进电子合同的发展,是不可逆的”

陈韶光认为,电商的发展虽然是时代的作用,但也是基于4G网络的基础。此次疫情发生前,很多圈内的企业都曾计划在今年大力推广电子合同,恰逢5G到来和新冠疫情的发生,市民们在通过互联网电商解决了生活问题后,将更多的目光放在了“如何配合疫情管控的前提下进行工作”。

通过《电子签名法》和电子认证行业15年的业务实践来看,互联网发展的更加规范化。很多企业通过互联网办公,逐渐尝试互联网办公里的电子认证、电子签约,从而摸索到了一套节约成本,高效且安全的合同方式。

“以前还在谨慎发展的业务,现在得到了用户的迫切需求,通过近5 年来互联网业务的发展,电子认证行业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能力去接纳更多的业务和标准,以规范的、合法合规的方式进行在线运行,所以以后这个行业肯定会涉及更多、更广的业务范围。”陈韶光说。

这次疫情,将以前商业目的主导带动个人需求的电子合同,转化成了以满足个人实际目的在线模式,说明整个规范化程度比以前更高了。

根据目前企业数据和电子合同应用情况来看,电子合同越来越生活化,“疫情毫无疑问是推进电子合同的规范化发展,已经形成了一种不可逆的形式。”陈韶光告诉记者。

上一篇:天威诚信受邀参加《电力企业网络与数据安全》主题研讨会

下一篇:天威诚信荣获“2020中国网络信息安全优秀服务商”

咨询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