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 / 举证只需相关编号 电子证据平台上线20天存证破13万
举证只需相关编号 电子证据平台上线20天存证破13万
2018-11-18

上线两周有余,杭州互联网法院推出的全国首个电子证据平台,存证总量达133189条,包括公证和鉴定证据、第三方平台证据、保全和勘验证据、公文及生效裁判证据。628日,该电子证据平台正式上线。

据悉,该平台接入多个数据接口,法院可通过该平台快速传输、核验、存储涉案电子数据。利用该平台,法院还可以直接调取电商平台上的涉案交易信息。

这意味着,当事人若想将电商平台上的交易信息举证,只需在诉讼平台或电子证据平台输入该电商平台上的订单号,电子证据平台便可调取相关交易信息。

若涉案数据存证于其他已接入的第三方平台,当事人只需提交该数据的哈希值存证编号,法院即可通过电子证据平台完成哈希值的智能比对及数据调取。

这将极大改变当前涉及电子证据的举证程序,节省当事人的诉讼成本。

取证举证更便捷,诉讼效率有望提高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电子商务、电子政务、网购、二维码支付等进入人们的生活。民事纠纷与诉讼也越来越多地打上互联网烙印,电子数据的证据效力往往成为审判中的关键要素。

2012年修订的《民事诉讼法》首次将电子数据列入证据范畴。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进一步规定,电子数据是指通过电子邮件、电子数据交换、网上聊天记录、博客、微博客、手机短信、电子签名、域名等形成或者存储在电子介质中的信息。

电子证据平台上线同日,杭州互联网法院作出一个判决,支持了区块链作为证据的方式,引起舆论关注。

据判决书,在这起作品信息网络传播侵权纠纷案中,法院通过审查最终确认了以区块链技术存证的电子数据的法律效力,该案中被上传至区块链中的关键证据“侵权网页”即为一种典型的电子数据。

过去,当事人多采用公证方式进行取证,所费经济成本与时间成本都比较高。对网页证据进行公证,费用一般在千元以上。电子证据平台上线后,如采用第三方平台进行存证,常见的存证工具报价为10/次。且平台操作简单,当事人可随时自行取证,节省人力成本。

此外,当事人提交电子数据的哈希值存证编号后,法院即可通过电子证据平台完成哈希值的智能比对及数据调取。节省了法院审查证据的成本,提高诉讼效率。

接入诸多第三方电商、存证平台

据杭州互联网法院官方微信公众号介绍,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互金平台、理财平台等为当事人提供服务的第三方数据持有者、第三方数据服务提供商(如运营商平台、电子签约平台、存证机构平台)都可能成为电子证据平台上电子数据的提供者。

杭州互联网法院官网显示,目前,电子证据平台接入的第三方平台包括安存、保全网、e签宝、范太联盟、中国云签和链证通。

此次电子证据平台的上线,显示出互联网技术发展对司法的深刻影响。薛军认为,对诸多第三方平台来讲,司法判例对其存证效力的认可将为其带来更多潜在用户。下一步,存证企业需要进一步提高自身的技术能力与公信力。

另一方面,技术对司法实务的影响也体现在律师群体对自身认知的变化上。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麻策称,网络时代,唯有掌握技术形式及其背后的逻辑,律师才能对当事人做出正确的指引,提高取证、举证、质证的效率。

此外,电子证据平台将对潜在接入方进行针对性的审核。628日发布的《杭州互联网法院电子证据平台规范》(下称《规范》)显示,证据平台接入方首先需向法院提供主体身份资料、联系方式等信息。法院管理员审核同意后,通过国家授权的第三方电子认证机构为其颁发CA证书,以确保网上传递信息的机密性和完整性;其次,第三方数据服务提供商应具备可持续提供存证服务的能力,并且被市场有效验证;最后,接入方连接证据平台开展司法电子证据服务,其用户应当通过严格的实名认证,认证方案不确定或存在瑕疵的,则禁止接入。

哈希值比对,保障电子证据的真实性

电子数据存储在电子介质中,对不同的技术形式具有强依赖性,易被篡改,风险很大。电子数据的真实性证明与审查历来为司法实践中的一大难点。

据《法制日报》2015年报道,深圳牛樟芝制药有限公司与樟芝(上海)投资中心的微信借据案中,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法官冯静称,该案电子证据的“真实性”认定存在三大难题:主体认定难、内容认定难、甄别手段少。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认为,电子证据平台的上线是杭州互联网法院的突破性尝试,从其技术架构来看,平台制定了统一的数据格式、明确接入方资质要求、接入标准,第三方存证工具的专业性和可信度,可在很大程度上解决电子证据的真实性核验问题。

电子证据平台针对不同的主体类型设定了两种不同的接入方式。据《规范》,公文电子数据、公证电子数据、第三方数据持有者的电子数据可与证据平台通过接口对接,也可直接接入诉讼平台;其他私文电子数据则通过哈希值验证的方式先与证据平台通过接口对接存入。

麻策介绍,第三方平台的电子数据真实性核验主要通过“哈希值”的比对实现。每一个电子数据都可以通过逻辑运算形成一个唯一的不可篡改的“哈希值”,第三方平台会对该值进行保存,生成相应存证编号。当事人只需要在诉讼中提供该编号,法院即可通过电子证据平台进行哈希值的比对。数据若通过平台核验,且满足与待证事实的关联性,将可能被纳入司法应用范围。